伦理与科学的界限与互动分析

编辑:宣统部 2018-12-24 15:15

在人类伦理学发展的历史中,严谨的道德学几何学是许多伦理学家的目标,但与此同时,这种努力构成了许多伦理学家之间的混淆问题。客观地说,这种混乱来自道德本身。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本文试图对伦理与科学之间的界限和相互作用进行初步讨论,以征求每个人的意见。

道德科学史的简史

另一方面,古希腊伦理学起源于毕达哥拉斯的善与秩序思想。后来,赫拉克利特提出了正义的道德问题,反对现实的不公正,并开辟了道德道路。但亚里士多德认为道德是一门独立的学科。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创作播下了道德科学思想的种子,从那以后,人们开始努力创造实用的伦理科学。早在17世纪,霍布斯就首先将伦理学视为一种严谨的科学,就像几何学一样,因为在霍布斯,世界是一个由物体组成的大钟,它构成了自己的机械运动。人类也是如此。在霍布斯看来,人的心脏就像时钟的春天,人的神经是时钟的线,人的骨架是钟的齿轮,人的精神和身体的运动也受制于物体一般运动的力学定律,即自然法则的统治。自然法是理性发现的一种学科或一般规则,禁止人们做任何破坏生命或剥夺他们拯救生命的手段。它还禁止人们做他们认为对他们生活最好的事情。因此,研究这些自然规律的科学是唯一真正的道德哲学,因为道德哲学是研究人类对话和交流中善恶的科学。霍布斯认为道德是科学,更能够类比。目的是完全建立机械世界观。

伦理与科学的界限与互动分析

笛卡尔和霍布斯是同时代人,坚持科学与数学的统一,并相信所有科学都应该在哲学中统一起来。他将人类知识体系比作一棵大树,形而上学的根源,物理学和数学的支柱,以及科学的分支。笛卡尔希望建立这样一个完整的知识系统树,其目的非常明确和单一,即为人类的理性生活和实践提供一套完整的知识和方法体系,因此他称他的哲学为新的实践哲学。在这个新的实践哲学体系中,最重要的实践科学是道德,这是最崇高的科学和最高贵的、的最高智慧。笛卡尔想要提高道德的原因在于:首先,人类所有的精神探索活动必须揭示世界(自然和人类)的本质和规律,最终指向人类生活的实践,为人类的幸福服务。生活。道德是这种最具体的实践的科学。其次,在所有特定科学中,道德社会实践功能和服务功能是最强的。它涉及并适用于社会的各个领域和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直接服务于人类的幸福生活。因此,笛卡尔认为伦理学是科学,不仅因为他对科学的统一观点,而且因为他看到了伦理社会实践功能的普遍性和全面性。斯宾诺莎是一个比霍布斯和笛卡尔更晚的理性主义思想家。他深受笛卡尔的影响,并认为哲学和伦理也是严格准确的。哲学和伦理知识也可以通过几何方法证明。他使用道德方法和正式的科学研究规则来研究道德。他一丝不苟的职业道德构成了道德几何的初步尝试。斯宾诺莎首先以几何方式写出了笛卡尔的哲学原理。

如果斯宾诺莎利用几何研究方法和研究形式进行了有用的尝试来建立科学伦理,18世纪的法国思想家赫尔维提斯毕生致力于在内容上建立科学的道德哲学:我们应该同时研究所有其他科学研究伦理学。道德应该建立为实验物理学。因为赫尔维提斯一直认为人类所有科学研究的最终目标是通过研究人性来恢复和发展人性,消除人类心灵对宗教道德的毒害,并使人们真正获得善与恶。为人类幸福开辟了一条真正的道路。

休谟是一位受洛克启发的当代思想家,他希望从洛克的分析中创造一门人文科学。他认为人类科学是所有其他科学的基础,因为科学,包括数学和物理学,最终会回归到人类的感知和推理。任何科学都要求它描述的现象是统一和有序的。然而,这种基于探索人性的道德哲学必须以经验和观察为基础,必须运用实验推理的方法来开展其所有的工作。因此,我们必须通过仔细观察生活现象和世界日常生活来收集这一点。科学中的各种实验材料。我们必须获得基于人类交流的实验材料、事务和娱乐。当仔细收集和比较这些实验材料时,我们可以希望建立一种基于它们的科学,这种科学与人类知识领域的任何其他科学一样真实有用。

休谟的科学伦理从以下三个方面对后代产生了重大影响:第一,他的人文科学伦理应该以经验和观察为基础,并引用推理实验方法。它为应用伦理学中的实证主义开辟了一条认知路径,后来对基础理论的讨论也反映了证据的风格。其次,休谟认为人性是所有科学的基础。它使科学探究有意识或无意识。这是一种必须探索人性的道德规范。它是其他学科的核心科学。在费尔巴哈,休谟的思想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费尔巴哈哲学的方向是将道德建设成一门科学。他认为道德是对人类生存所产生的所有关系和义务的科学。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关系:人是自然的产物,存在于自然中,遵守自然规律。正是由于对自然缺乏了解,人类才成为一个不幸的人。如果人们想要理解、来理解和建立自己并使自己成为人类,我们首先需要讨论的是关于人类关系和义务的科学伦理。第三,休谟的元伦理思想为伦理学继续向科学建构方向发展提供了新的思想和动力来源。在20世纪初,摩尔出版了“道德原则”并宣布了元伦理学的诞生。 Pruehad、罗斯、史蒂文森、插图、黑尔和其他伦理学家致力于元伦理学领域。此外,Russell、 Wittgenstein、 Schlick、 Rudolf Kanap、 Ike和其他分析哲学家也致力于元伦杏耀平台注册理学。元伦理是建立科学伦理的新尝试。元伦理学的目标之一是通过对道德语言的分析来构建科学伦理。让元伦理学成为科学可能承担的任何未来伦理学的入门。作为一个后来者,罗尔斯澄清了建立道德几何的概念并为之奋斗,其直接动机可能来自它。然而,在西方伦理学家的不断努力下,科学伦理并没有真正诞生。为什么?王海明试图用另一种方式回答他的“新道德”。他认为,科学伦理的创立不仅应基于正式的努力,还应基于内容。换句话说,科学伦理必须具有高度统一的目的和手段:只有目的,才是满足时代需要的人生,才能建立良好的道德品质;从手段的手段来说,我们必须遵循科学的原则和方法,正如罗先生所说,我们应该努力实现一个完全严格的道德几何几何。然而,即使形式和内容的统一得以实现,正如“新伦理”所宣称的那样,道德能否成为具有严格知识体系的真正科学?

第二,非科学伦理理论。

道德能否成为一门拥有严格知识体系的科学?为了解决这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我们必须放弃耸人听闻的描述,用理性的态度来审视科学与伦理之间的界限。

首先,什么是科学?

英国历史学家W.C.在“科学史及其与哲学和宗教的关系”一书中指出,科学一词起源于拉丁文“科学家”。从广义上讲,拉丁语“Scire”是知识或知识的含义。但英语中的“科学”一词是自然科学(自然科学)的缩写。虽然它是德国最接近的“智慧科学”,但它仍然包括所有系统知识,不仅包括我们所谓的科学(科学),还包括历史、语言学和哲学。因此,在我们看来,科学可以说是对自然现象的连贯理解,可以说是对各种自然现象概念之间关系的理性研究。皮达纳的科学定义至少揭示了以下几点:第一,科学关注的直接对象是自然,而不是人,这是人类精神探索分类的主要依据;第二,对自然的科学关注不是为了自然本身。相反,为了通过对自然的关注获得对自然的了解,科学努力的目的是知识(即客观真理)。而不是知识的价值和意义;第三,科学的知识努力在于发现自然的概念,这些概念和概念之间的关系可以表达为一个整体,因此科学所寻求的知识不是价值知识。但概念性知识。

在20世纪30年代早期,罗氏在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的400多件科学着作的基础上,写了一本关于科学和形而上学的专着,超过10万字。科学的本质是描述性的,即科学是知识的努力。根据张本的感受,运用概念工具通过对现象领域中事物的系统组织和描述来寻求它们之间的关系。为了满足一部分人的智力欲望,引导他们生活在更多的统治中。从这个角度来看首先,科学是对自然状态和节奏的客观表征,而不是解释和解释,因为它只忠实于对象本身的条件,描述和突出(即写作)它们之间的动态关系;解决方案和解释必须继续解决和描述为什么存在这种关系。因此,这个陈述是关于对象是什么。答案和解释需要与对象直接对抗。一旦科学扩展到它的领域,它就成了科学之后的形而上学问题。亚里士多德认为,形而上学是物理学背后科学与形而上学之间的严格区分:哲学侧重于形而上学,科学侧重于形而上学工具。

第二,对科学的最终兴趣不是自然界的本质吗?相反,我们专注于语言(概念)表达自然的方式和系统,从而为人们提供现成的观察和解释自然的工具和方法。因此,科学必须追求客观性,而不是价值评估,因为价值评估会受到主观色彩和趋势的影响,从而降低科学知识和方法的普遍性程度。

第三,科学通过陈述什么是自然来创造一个概念系统。这个概念描述的对象(描绘和突出)是自然整体和个体现象的统一:科学是一种工具和方法,为人们提供共同的理解(自然)。科学陈述必须用概念语言来表征,例如法则、,公式、,原理、等。因此,科学陈述中自然语言描述的真实程度应该通过可以解释的自然现象的数量来衡量。科学的价值不在于虚张声势,也不在于大法律的发展,而在于能够以合理的方式这样做。解释很多事实。通过对现象之间关系的清晰描述,我们可以期待(期待)未来的经历。

第四,科学的自然观(现象学关系)形成的工具和方法可以系统地解释现象世界的概念,经验的共性和共同的经验。然而,这种分享经验首先来自个人经验:科学是基于经验,最后是基于经验,即开辟新的分享经验;但新经验的开启并不意味着现有经验的失败。它是新经验和旧经验的共存,构成了人类知识的阶梯。

第五,因为科学通过经验开辟了经验之路,它必须最终指向可测试性或普遍应用。因此,科学通过经验创造经验并寻求自我反思的基本方式是实验。实验的目的是验证内容的解释功能的范围:解释自然现象的功能越大,自然陈述(现象的关系)就越现实。该概念构建的知识系统具有工具和方法的功能。第六,科学陈述的基本任务是对自然世界(现象关系)进行准确的概念表征:精确的精神是科学所特有的。因为科学总是经验的事实判断,而不是经验价值的判断。

第七,追求自然的判断(整个事实与现象之间的关系),为了达到准确性并使其成为一种共享的经验解释工具和方法,我们必须追求简洁。因此,当科学活动发现自然现象之间的关系并试图用相应的概念语言来描述和描述自然现象时,必须简化,即简化复杂的自然现象。但简单并不意味着不完整和片面,而是完整:简单和完整(简单和完整)是科学活动通过经验找到和创建共享解释工具和方法的基本要求。



上一篇:理论逻辑、中国特色的实践逻辑与政治经济学
下一篇:关于当前电视娱乐节目伦理程度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