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经济发展战略研究

编辑:宣统部 2019-01-05 10:48

“十二五”时期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深化改革开放,加快经济转型的关键时期。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辽宁老工业基地经历了十年的快速发展辉煌时期。在国际金融危机深度调整和国民经济下行压力的新形势下,中央政府实施了新一轮东北振兴。辽宁必须抓住历史机遇,把握形势,顺应潮流。

1949年至1957年,辽宁工业基地落成;从1958年到1965年,辽宁经济发展曲折;从1966年到1978年,辽宁经济停滞不前;从1979年到1997年,辽宁的经济体制发生了变化;从1998年到2002年,辽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自2003年以来,辽宁经济得到了振兴。

(1)影响辽宁老工业基地形成的因素

辽宁经济发展战略研究

辽宁老工业基地受历史、政治、经济、系统、地区、文化等诸多因素影响。产业结构的形成、的演变与区域经济的发展具有鲜明的历史轨迹和区域特征。从中国工业化进程的角度看,中国的工业化演进过程具有行政特征而非市场化。、重工业的突出特点,而不是轻工业。在中央政府的直接控制和有力推动下,中国的工业化道路从北到南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三轮工业化呈现出曲折的发展曲线。因此,辽宁的产业结构和区域经济发展始终是被动的。

从经济发展模式来看,依靠资源建设工厂是一种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式。它是一个基于重工业发展的传统社会主义工业化模式。辽宁重化工业基地是一个以资源为基础的重工业。内陆和国有工业的突出特点也导致了自我发展的道路(缺乏与其他行业的协同作用?)。在刚性产业结构延伸和路径依赖惯性的影响下,辽宁产业结构从未从根本上摆脱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式。

从产业替代升级的影响来看,辽??宁的产业结构升级过程相对缓慢,非农产品的三产品过程低于国家水平,尚未进入良性发展阶段。产业比较优势下降、产业升级缓慢过程、高加工度装备制造业的双重滞后和技术密集型高新技术产业内部结构的转变直接影响产业结构转型和转移的演进速度。辽宁。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缓慢,直接导致产业就业结构效率低下,居民收入水平低下。

从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看,丰富的资源使辽宁成为新中国第一个工业基地。然而,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日战争和对朝鲜战争的援助,以及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资源的过度开发,使辽宁的许多城市和地区陷入了困境。资源枯竭。阜新、抚顺、盘锦、葫芦岛、杨长子、南票、朝阳、北投、辽阳弓长岭等是国家公布的首批资源枯竭城市之一。旧工业基地的区域发展严重失衡。改革开放以来,在振兴老工业基地的过程中,辽宁不断加深对世界形势的认识。省政府、省政府根据不同时期的发展重点提出了经济发展战略。区域发展模式包括点轴经济、部门经济向综合经济、从内陆经济到沿海和腹地互动经济、从区域重点发展到三大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从时间和空间的角度来看,它经历了三个阶段。

在20世纪80年代,关键轴经济得到了发展。 1979年,经济结构得到调整。 1985年,辽东半岛对外开放,辽西地区发展。在这个阶段,以行业为中心的调整和转型已转向以区域为重点的开放式发展。辽宁区域经济发展的重点是申达经济带,也为辽宁经济走廊的建设奠定了基础。

1990年,为了发展辽东半岛,提出了以大连为中心,以沉阳为中心的三个区域,以推动辽东的发展。 1995年,辽宁提出了三项战略辽宁战略,即结构优化战略。、出口导向战略、通过科学和教育振兴国家的战略和通过科学和教育振兴国家的战略。 2001年,我们提出结构调整、科教复兴、可持续发展的三大战略驱动力。 2003年,我们提出了2004年加强省的战略。现阶段,辽宁经济从点线经济向板块经济发展,三个部门已初具规模。

自21世纪初以来,综合经济的发展是关键。 2004年,辽宁中心城市群将按照沉阳经济区综合发展战略进行开发和调整。 2005年,渤海3.1线和黄浦海5.1线的发展根据辽宁沿海经济带的发展和开放战略进行了调整。调整了短板的延长,突破了辽宁西北地区的战略。此时,辽宁省三个区域经济发展战略模式的形成对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2010年,通过实施五个工业项目,提出实现辽宁工业发展的历史性跨越。 2011年,辽宁省制定并实施了“十二五”海洋经济战略。 2012年,在实施中央政府新一轮重大振兴措施战略调整的基础上,实施了创新型战略,并于2013年提出了全面规划。深化改革,战略调整、质量和效率的转型与创新。在这个阶段,我省从内陆发展到沿海,从中心城市到中短期,从点、到板块、一体化。1. 2014年,世界经济复苏缓慢。金融危机后世界政治经济的新变化及其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影响: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是1929 - 1933年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严重影响了世界经济和国际政治。美国经济正在稳步复苏,欧盟和日本正在缓慢复苏,但全球增长前景仍然暗淡。 2014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2.40%,美国经济稳步回升。欧元区:这个愚蠢的养猪场引发了主权债务危机,拖累了欧洲经济。欧洲的共同努力导致经济复苏,但复苏仍然疲弱,并在2014年实现增长。日本的经济结构高度矛盾,长期积累不易解决,安倍的经济效应出现,但其潜力有限, 2014年只有经济增长。金砖国家的增长率普遍低于预期,对全球增长的贡献较小。 2014年,世界经济增长2.60%,世界贸易增长率也很低。世界经济趋势和政策取向继续存在差异,经济环境的不确定性依然突出。世界经济仍处于深度调整期,低增长、低通胀、低需求、高失业率、高负债和高泡沫风险。

2,2014年中国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总体经济运行稳定,主要集中在6个稳定区域,经济增长趋于稳定,CDP比上年增长7.40%,就业稳定,新增人口132个百万,价格基本稳定,CPI上涨2.00%。居民收入稳步增长,总体增长率为80%。农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9.20%;固定资产投资51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5.30%;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增加8.30%。

结构调整稳步推进,主要体现在六大进步,产业结构改善,第三产业服务业超过第二产业比重48.20%,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12.00%,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51.20%。需求结构改善,国内需求推动CDP增长,外需不足。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长速度快于东部地区,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和设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2.30%。

发展质量稳步提高,主要是六升。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8.0%。研发支出占GDP的20%以上,能耗强度下降4.80%。劳动生产率提高7.00%,网上零售额增长49.70%,新注册企业增长45.90%。

3,2014年辽宁省经济运行情况。稳步推进,稳步推进。首先,经济处于合理的范围内。 2014年,全省CDP达到1万亿元,比上年增长5.80%。社会就业稳步增长,实名就业人数增加到10.11亿人。市场价格稳定,消费者价格上涨1%,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二是发展质量和效益稳步提高。人均收入增长速度快于城市地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了7%。规模以上工业企业高新技术产品增加值是结构调整的积极发展。服务业占CDP的41.80%,比“十一五”期间高3.1个百分点。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大于对投资的贡献,消费越来越成为三驾马车。稳定性降低,担心稳定性。首先,一些经济发展指标已经下降。 CDP同比增长2.90%,固定资产投资下降1.50%,出口总额下降90%,公共预算收入下降4.60%。二是从经济运行的角度看,工业品价格持续下跌,生产成本因素持续上升,中小企业融资难,企业经济效益大幅下降。第三,从经济结构的角度看,发展模式比较广泛,产业结构不合理,传统产业竞争优势有待提升,新兴产业规模尚未形成,服务业发展依旧落后,科技创新能力不强。支持经济发展的亮点并不多。

2014年,辽宁经济呈现总体下滑趋势。从表面上看,这是由于外部需求不足和投资不足。从本质上讲,这是结构性矛盾集中爆发的结果,这些矛盾尚未得到根本解决。并运用SWOT分析工具作为战略管理的重要分析工具,分析辽宁经济发展战略的现状。

1.辽宁的内部优势(S):它具有独特的区位优势,如经济、文化、工业文明、现代工业体系和基础设施。沉阳经济区综合改革试验区和沿海产业带发展与开放国家战略两大标志。

2.(W)缺点:当辽宁经济不景气时,制度和机制突出,企业尚未完全摆脱传统管理模式的束缚,技术创新和科技成果的力量不强;中央企业与辽宁地方经济的融合程度不高,产业结构与产业布局矛盾突出,区域发展不平衡,历史遗留的民生问题尚未解决。

3.辽宁对外发展机遇(O):国务院最近支持东北老工业基地新一轮振兴,为全省战略发展带来了巨大的战略机遇,带来了重大发展。辽宁的发展和开放。战略机遇;京津冀的协调发展为辽宁沿海产业带带来了巨大的战略机遇,也为辽西北的发展带来了新的突破。

四,辽宁的外部发展和迫在眉睫的风险(一):一方面,外需疲软带来的世界金融危机已成为辽宁的发展和开放,走出去战略的实施带来了潜在的客观困难;在新的正常经济结构升级和下行压力的情况下。

考虑到上述四个方面,辽宁应抓住机遇,规避风险,抓住优势,培育优势,规避劣势,把握形势,制定适合经济发展的战略思路。因此,战略(三大战略机遇):抓住新的发展机遇,落实辽宁振兴发展的重大国家战略规划和定位。 WO战略(四驱战略):构建新的发展引擎,使改革、创新、市场开放四大驱动力共同合作,ST战略(三大发展战略):把握新的发展特点,坚持科学发展,可持续发展,包容性发展的道路。 WT战略(五项新战略):关注新的发展支持,积极培育新的增长点:转变和提升传统产业,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生产性服务业,促进新型城镇化,转变农业发展模式。(1)利用改革作为接力棒(领导者),打破制度与机制的矛盾,增强内生动力。

一是要大力推进政府分权,进一步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建立完整的跨部门法律法规体系,上下联动,有序管理与重点管理相结合,退出政府尽可能在经济领域发挥作用。 。作为一只看不见的手,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二是以改革为主导,准确把握改革与发展的平衡,努力激发内生发展的活力。辽宁已进入深化改革的重要阶段。它必须始终坚持以改革为主导,改革是全方位的,必须作为一个整体推进,一个关键的突破。要充分利用市场强制机制、问题执行机制和整改执法机制,坚持科学发展观、可持续发展和包容性发展,切实转变发展重点,提高增长质量和效益。努力扩大内需,稳定经济增长,认真落实省政府采取的15项促进稳增长的措施和20项促进投资增长的意见。

三是加快国有企业改革,大力推进国有资产市值化、证券化、,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大力发展非公有制经济,挖掘辽宁现有资源的最大潜力,大力发展促进国有资产资本化、证券化和市场化。民营经济是富民和加强省的重要引擎。

(2)以创新为核心(引擎),解决经济结构性矛盾,提高质量和效率。

1.以创新为动力,促进经济发展从数量到质量。我们必须把握从库存到增值到质量的理念,了解从投资到质量的资源到质量的经济驱动过程。从改革开放到2003年,在实施振兴东北战略之前,辽宁一直在实施储备,依靠如何对现有资源进行结构调整; 2003-2012是辽宁发展的黄金十年。辽宁依托国家政策、投资和投资资金、,其他两个三驾马车的消费和出口势头减弱。作为资本,投资在经济增长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辽宁要做好新的工作,通过改善和完善产业结构改善产业结构,通过逐步优化消费结构和出口结构,扩大投资和消费,造福人民。在大增值、寻求、寻求创新、的过程中,这段时间是优化结构;从2013年开始,随着国内外的发展条件和环境,国民经济面临巨大的下行压力和产能过剩,经济发展模式不断变化,导致资源枯竭,生产技术落后。必须通过技术创新来促进产能过剩,以推动和提高质量。辽宁应尽快将经济发展模式转变为内生增长和创新驱动的轨道。



上一篇:杏耀娱乐平台:高校实施精细化财务管理的有效途径分析
下一篇:杏耀娱乐:论废除我国贿赂死刑的必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