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第六中学第三期文章发表后写成

编辑:宣统部 2018-11-14 10:56

“第三届第六中学”一书终于出版,是厦门“第六、第三中学”知青历史文化的里程碑。

对于我们这些读得不多、水平低、没有编辑经验的人来说,要编辑一本有400多页经验的书实在是太难了!然而,考虑到第六中学和第六中学第三班1000多名学生的期望,以及我们对厦门中学60岁生日的罕见遭遇,我们对此毫不怀疑。(“纪录书”)

说到出版的过程,我对这本书的出版过程有很多感触。厦门第六中学的老三学生付出了太多的努力和汗水,我在这些汗水中也付出了不少努力。

去年底,厦门市第六中学第三届老学生协会召开会议,决定在厦门第六中学(2013年11月16日)60岁生日前,以“知青第三届会议”为庆祝礼物。会议上,陈银寿校长要求校长回去通知班级第三届知青,写文章、学校、教师、学生;写知青一生奋斗的事实,要求所有的手稿都在陈孟荣的信箱里收集,这本书的编撰工作由联谊会副会长陈孟荣全面负责。

最难的应该是孟荣军,他首先构思了这本书的专栏,他把“我们六年级三年”分为四个部分:母校的第一部分老师和同学,第二系列的艰苦奋斗,第三系列的家庭和孩子的感情;第四部分是关于受过教育的青年儿童。

我们第六中学第三节有40%的文章向知青学生索要稿件,60%的文章发表在许多知青书籍中,如第六中学第三班学生的“告诉后代”、“震惊和混响”等。他是许多厚达一米的文字之一。找一篇相关的文章并把它折起来做个记号;有时,为了一份有用的手稿,他不得不忍受远离他心爱的书。接下来,他将拿一份手稿,并登记每一篇文章作者的年龄,班级。由于早年他做了家庭作业,准备了足够的饲料,他为第六中学第三节课的编写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主席举行了两次编辑小组会议:第一次会议主要是讨论文章的位置,并分发一些文件给几个人完成。第二次会议讨论如何将这数百页影印本转换成电子版。如果你重新打字,就没有足够的人力,时间、资金也是个问题.会议上,建议通过电子扫描将原件转换为计算机文本,并与主机位置联系。

在会议上,主席请我负责具体的编辑工作以及新手稿的编辑和修订工作。谈到编辑工作,我不知道只能摸索一下。

8月29日,几位老同学把许多书和材料推到电脑影印店进行电子扫描(每人0.5元),并把所有的副本都记录在U盘上。

孟荣军送了一大堆影印件和USB驱动器到我家,这样我就可以在电脑上重新安排我的安排了。[我们的第六所中学,第三节]有120多篇文章,因为许多手稿在复制过程中增加了一些黑影。导致大量的手稿扫描混乱和扭曲的文本,必须在电脑上重新整理;手头的一些手稿需要重新打印,他要求我在七天内完成它们。

为了赶时间,我打字,写字,经常忙到深夜。经过一周的努力工作,我终于安排好所有的文件,并将它们输入USB驱动器!

以下是硬性校对工作,即电子扫描的后遗症,由于稿件数量太大,影印材料的字体扫描产生了很多需要纠正的错误词,如:扫描会变充分,会变白;这部分工作量很大。

校对开始了。首先,我们必须用我在U盘里安排的文件校对复印件(手稿)。我们(银寿、孟荣和我)做了这项工作。你把手稿分别校对到电脑屏幕的电子版。如果你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在手稿上做个记号,然后把它组装给我修改。

为了印刷这本书,陈亚福联系了梅林达彩色印刷有限公司,该公司由林高伦一级(7)级经营。林高伦很荣幸能够为母校60周年和老学校三年级做出贡献。9月17日,“我们的第六所中学和第三节课”的电脑版本被发送到梅林达公司编辑肖扬的邮箱。林书豪要求肖扬在国庆假期前把初稿打印出来。

第一稿按计划印刷,我们三人轮流校对,尽量减少排印。为了省点钱请别人校对(让别人做得有点不自在),三个人不得不支撑自己,经常一到两点钟校对迟到,眼睛都很酸才停下来,对这些爷爷很难!毕竟,是在农村磨练老三,为母校60周年,我们克服了困难,终于把校对的第一稿吃光了!

10月5日,孟荣和我第一次前往同安梅林达彩色印刷有限公司,与电脑编辑肖扬一起参加了这本书的具体编辑工作,如:目录编排、每页行数、字数、文章标题字体和作者的字体。位置;封面的设计,中间插图的位置等都已确定。

在我们第六中学第三期文章发表后写成

几天后,肖扬按照书中一比一的比例打了初稿。我们三人花了几天时间轮流仔细校对,发现了一些错误。10月12日,我们的几个同学去了同安梅林达彩色印刷有限公司。由于需要修改太多,孟荣和我在中午不停地战斗,和肖扬一起校对手稿,直到晚上7点,晚上9点回到我们市中心的家。

在此期间,陈银寿邀请洪伯仁为这本书写了一篇序言。洪老师欣然同意。不仅如此,洪先生还联系了他的马,并亲自把他的马送了出去。孟荣和殷寿一起到市书局去查证了这本书。并与第六中学办理相关手续,经过努力,最终使本书获得法定印刷程序。

封面设计也是几次起起落落,一共有三套或四套封面,封面的最终版本是由厦门第六中学的教师设计的。下面的设计是厦门第六中学教学楼的旧址,加上上面蓝天,非常匹配,非常贴心。

10月26日,我们第六中学第三节的第二稿出来了。我们三个对手稿进行了最后的校对。工作一天后,我们发现了一些错误。10月28日,我们三人前往同安梅林达彩色印刷有限公司。上次与编辑肖扬修改稿后出错,决定开印!

依靠一些老校友的经济支持,依靠一些老同学的编辑努力,“我们第六中学第三节”作为母校60周年纪念的礼物,我很高兴终于见到你们了。虽然这段时间我受了一点苦,但觉得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我们的第六中学和第三中学”的作者都是第66至68名初中生(其中有些是他们的孩子写的)。当厦门第六中学设立初中系而没有高中系时,我们是年轻的知识分子。然而,由于文化大革命的原因,在校时间不多(68名初中生在读了8个月后就陷入了文化大革命)。因此,书中每一篇文章的写作水平不一定很高。但文章之间的字里行间一定是对知青的亲身体验,这种直接表达语言的语言在今天已经很少见了,它能让你感受到心灵和心灵。

让我们来读一读我们这代人银寿的几篇短文:

36年前(1966年)的那一天,一场前所未有的文化大革命席卷了中国的大地,就像千里的雷声,依然在教室里朗诵着我们走出了历史的漩涡。

我们喊,我们跑,我们奋斗,我们战斗。历史的负担落在我们年轻人身上。我们想扭转局面。我们想创造历史。对于所谓的革命理想,我们不能吃喝,但可以流血牺牲.当所有的喧嚣和纷争突然停止时,我们惊恐地看着中国的土地,我们感到困惑,我们感到失望:这个世界怎么会这样?

33年前(1669年),一场暴风雨过后,成千上万的学生响应政府的号召,收拾行装前往福建西部。我们中那些从来没有独立生活过的人,就像一个没有准备好的运动员,突然被推入了生活的坎坷的海洋。

很久以前,他们兴高采烈,执迷不悟。他们高度评价革命理论,为巩固自己的资格而努力奋斗。今天,革命手术刀是针对自己的身体,他们不禁有点颤抖,有点慌张。然而,革命起义的骄傲使他们勇敢地面对它,他们不可挽回地投入饥饿和贫穷的红色土地。他们开始体验生活的艰辛,他们经历了坎坷的生活,尝试了世界的起起落落。

这是我们这一代的三老知青。

有些人说我们是平庸的一代,但我想说,我们这一代人是不合时宜的,但我们是一个特殊的一代,出生于一个特殊的时代:

虽然我们还没有经历过中国觉醒初期的同盟,辛亥革命时期,辛亥革命的传奇时代,也没有经历过红军25000长征的时代,这一时期充满了泪水和泪水;我们也没有经历过抗日战争的血腥岁月,也没有经历过抵抗美国侵略和援助朝鲜的英勇岁月,我们不过是几粒在历史的猛烈冲击中跌落的不显眼的沙粒。然而,我们在中国经历了一个曲折的时期:虽然我们不幸经历了一个最狂热、最愚蠢的时代,但我们也幸运地经历了改革开放后国民经济的快速发展。我们也享受了中国现代化建设和市场经济发展的福利。

可以说,我们是不幸的一代,但我们也是幸运的一代。

让我们记住这段我们共同的生活,让我们以快乐的心情和积极的态度走进我们的晚年吧!



上一篇:边来了,边走了,就像上的水一样
下一篇:一条河流流经房子的边缘(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