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车道德分工研究

编辑:宣统部 2018-12-31 13:41

传统的忠诚和孝顺的故事往往存在道德困境。道德困境一再成为哲学辩论的焦点。许多哲学家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但他们并未解决这个问题。更多的哲学家认为这是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重审的目的不是解决案件(其中一些永远不会得到解决),而是重新分析它以显示道德在现代社会中是如何被捕获的。道德试图思考与他人共处的问题,以及我们共同生活的事实注定了道德行为的相互作用。然而,现代伦理学将个人视为价值自决的主体,即康德提倡的道德立法主体。因此,个人不仅要判断私生活的价值,还要运用理性来对日常生活作出价值判断。但问题是,充其量,理性可以消除意识形态的差异,但不可能消除精神差异,精神差异是精神差异的结果。这形成了道德精神障碍。

道德的整体意义在于其存在的前提:共同生活或共存。这决定了道德问题的本质。在私人生活中,如果一个人说我的生活方式很好,无论他的生活方式多么奇怪,他对自我决定的判断并不是一个心理障碍。但如果有人说我的生活方式必须是一种普遍的生活方式,那就有问题了。严格来说,私人生活中的自由意志不构成道德问题。私生活的选择不需要他人的同意,也不需要他人的命运。其中,个人意见与生活选择完全一致,自由意志和行为完全一致。换句话说,我打算在私人生活中做得很好。所有道德问题都出现在共同的生活中,关乎如何共同生活。尽管我的道德信仰是理性的,但我试图从我的观点推断每个人都应该如此不合理,但在实践中,实施是道德的专制。

不难看出,道德专制是康德启蒙哲学的普遍理想。如果这并不奇怪,我想进一步说,这种启蒙伦理是人类神学。启蒙运动并没有推翻神学,而是用人类神学取代了神的神学。也就是说,人类神学是神的神学的后代,尽管它具有相同的一神论和普遍主义的基因。我们都喜欢人类神学,每个人都成为唯一有价值的主题。这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但问题是每个人的精神都不同,他们的信仰不同,每个人的信仰都是一种神学,每一个神学都像另一个神学一样神圣。那么我们应该听谁的?其他人的信仰和行为选择是坏消息,但有更糟糕的消息。个人拥有自我决定的价值选择,这种神圣的权利很快就会成为一种精神负担。在某些情况下,对生活有益的需要可能会发生冲突,这是道德困境的根源。在传统的伦理背景下,尽管困境是痛苦的,但仍有共识。在现代伦理语境中,这种困境不仅是痛苦的,而且是混乱的,甚至对善的概念也没有达成共识。二。道德困境

关于道德困境,我在“关于可能的生活”一书中指出,只要生命需要两个以上的道德原则,并且生活中有许多可能的场景,就必须有足够的道德缺陷。更确切地说,道德困境是不可避免的,只要生命所需的至少两个道德原则不是形成一种价值,而是并列和重要。伦理困境对道德原则的挑战在于道德原则难以解释生活。伊格尔顿说:在某些情况下,人们无法走开。只要情况极端,每一个道德原则都会在接缝处崩溃。

道德准则真的会破裂吗?这有点可疑,不是真的。尽管在严酷的生活环境中不断质疑道德原则,人类仍然认为需要解释破坏道德原则的顽固事实。极端的情况确实是道德无法解决的问题,但道德无法处理的情况的存在并不一定导致道德原则的崩溃。虽然道德体系包含内部矛盾,但生活充满了冲突,两者之间存在着回音。正是由于道德体系中的道德差异和灵活性,我们才能应对不断变化的生活。

在存在主义意义上,每个人都是具体的存在。因此,人的特异性是人类判断和选择的主要原因。只有当人的特异性被模糊时,才能进行抽象计算。电车的困境掩盖了人们的特殊性,非常接近,只有抽象的人,没有理由抱怨普通人会使用功利数字比较算法。如果司机选择牺牲一个人并拯救五个人,我担心只有这种功利性选择才会被认为更具成本效益,因为没有其他指标供参考。

第三,算法问题和哲学正统

哲学质疑并非不合理,但在我们进行哲学分析之前,我们首先应该注意到哲学的两个缺点:(1)即使哲学成功地证明哪个理由在道德上更合理,人们也知道这个论点。但人们有时在实际选择时并不倾听道德论证,因为生命的起因远远不仅仅是道德原因,而且政治原因、同样强烈。即使在理论上,也很难证明道德原因总是优于其他原因。事实上,选择是整个人生选择的缩影。选择一种行为意味着选择一种生活,所以它必然是一个复合的原因,但很少是一种简单的道德理由;

(2)即使从伦理的角度来看,彻底的哲学探究也不能导致无可挑剔的最终原因。每个哲学问题都有争议,至少没有真正的理由可以普及。作者认为道德困境是一种哲学上的虚伪,是哲学学生所创造的问题。生活中有许多痛苦的选择,但我担心几乎没有严格的困境,即使存在严格的困境,关于它们的争论可能也没有意义。没有选择没有算法,这是生活中的事实,但哲学有很多方法来处理思维算法。在道德困境方面,加扰算法的主要表现是消除事物之间的不平等。任何选择都是基于不等式,如果没有不等式,则没有比较、的测量和选择。从这个意义上说,电车困境并不是一个严格的道德困境(奇怪的是,这种情况可以成为辩论的焦点,它既不触及也不符合严格的困境标准)。真正不可能的困境必须是平等的,但不一样,不是两堆草阻碍了Brikan的屁股,而是鱼和爪子的相互作用。如果在电车的两难困境中,两条铁轨中的每一条都有一个人,那将是一个严格的两难选择。有轨电车的困境是缺乏互惠,这必须具有其他含义。也许它试图解释一些不平等并不构成做出选择的理由。这是个有趣的问题。

电车道德分工研究

如果孔子被要求解决有轨电车的困境,我认为孔子会认为,既然有困难的人是陌生人,没有情感关系,拯救五个人比攒一个人显然要好得多。孔子可能会说有轨电车困境根本不是道德困境,而是一场技术性灾难,这种灾难伪装成道德困境,因此缺乏道德意义。



上一篇:国际工程承包融资的选择分析
下一篇:关于人类中心主义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