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心理学领域的谦虚研究分析

编辑:宣统部 2019-03-13 07:48

[论文]谦虚是积极心理学研究的新领域。谦虚的概念分为“隐藏尊重人”的传统内涵和“尊重一个人的尊重”的现代内涵,也有中外差异。关于适度行为的相关研究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关注。儿童对谦虚行为的定义和评价是儿童道德判断和推理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重要的研究意义。跨文化研究的结果表明,不同文化背景下的个体具有不同的谦虚结构。谦虚研究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可以促进人们对心理健康的理解和培养。

[论文关键词]谦虚;适度的行为;说谎的概念;亲社会行为

积极心理学是当代心理学的一个新领域。其研究目的在于积极关注并不断扩大《积极情绪鲲积极行为鲲积极人格力量和积极制度。积极心理学家更致力于研究“积极”的人格特质,包括一系列心理优势,被称为人性的方向《创造力,谦逊和谦逊和好奇心,开放的心态,热爱学习,深刻,勇敢,执着诚信,谨慎,自律,喜欢美丽和卓越,感恩,希望,幽默和高尚。谦虚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中华民族长期文明的道德素养。几千年来,谦虚在推动中华民族走向文明进步,成为举世闻名的仪式国家的历史进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建立健康,和平的人际关系,构建和谐新的社会课程也将发挥其独特的作用。掌握和理解“谦虚”的含义,理解谦虚行为的出现,注重谦虚的进一步发展,对于人的继承和谦逊具有重要意义。

一个鲲适度的概念

积极心理学领域的谦虚研究分析

1.古代与现代的谦虚比较

谦虚一直被视为中国的传统美德,是中国人的典型人格特征之一。 “所谓的谦虚就是把自己降低,看待别人的心理和行为。这是一种低级别的人和一个以人为本的教师的心理和行为。这是心理和行为的升华和尊重人,以人为教师。“朱熹表示,“谦虚是压制自己的高,而下者是相同的。”可以说,无论是现在还是在古代,对谦虚的理解和理解几乎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谦虚有两个部分:《对待自己并对待他人。简而言之,一个是羞辱;另一个是尊重人。 “谦虚”是低调的一部分,对待自己较低而且较低; “尊重人”是尊重他人和人民作为教师的一部分。传统的谦虚概念在当代社会中具有进步意义。但是,我们应该理解与现代社会一致的谦虚的新含义。?在现代社会,随着竞争观念的不断深入,人们提倡在竞争中宣传个性,促进自我推销的方式。然而,在“自我推荐”的过程中,故意纳入行为主体的主观思想,夸大事实,导致出现了错误的现象鲲,形成了一种氛围。这使得人们失去了判断自己和他人最基本行为的能力,并且被扭曲的价值取向所支配。不切实际的“夸张”行为必然会导致另一种极端的“谦虚”,即出现“自尊”的自尊现象。

“谦虚”和“审计”是两个极端,不正确。鲲理解自己和善待他人的正确方法。谦虚和道德的主体可以正确地评估自己并客观地对待他人。

谦虚不是为了“埋葬”自己。孔子说“寻求也是众所周知的”。 (《论语·里仁》)意味着你应该主动让别人知道你的才能。采取“谦虚”当然不是“自豪”。目标鲲真正评估他们的才能和行为。前提应该建立在自爱和尊重自己的基础之上。只有尊重自己才能正确认识自己。同样,只尊重他人才能正确评估他人。 “尊重和尊重人”是现代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应有的“谦虚”美德的准确含义。有些人认为“尊重自己”是自豪。但事实上,事实并非如此。 “尊重自我”的“尊重”实际上是“尊重”,指的是行为主体的内在利益,而不是其他人的外在关系;它是鲲值的心理和行为。强调自己心灵的潜在培养,并将这种培养付诸实践,以实现对人的尊重。 “尊重人”是这种内在修养的外在行为的体现。

2.谦虚和西方的比较

《易经》据说“谦虚的绅士是谦虚和自我完善的”。这句话的意思是,一个谦虚道德的人总是保持自己的道德,并以谦卑的态度培养自己的身体。儒家思想也警告我们“三个人必须有我的老师”。自古以来,在中国社会的人际交往中,人们非常重视“谦虚”。可以说,“谦虚”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谦虚也是成为一个人的基本要求。如果一个人没有天生适中的品质,他就无法获得外在的真诚和尊重的表现。所谓的“谦虚”是对自己较低的看法,对他人心理和行为的较高认知是低级别人士的心理和行为鲲。谦卑的意思是“减少对自己的赞美,而不是自我认可”,因为西方方式的谦虚是让自己处于平等地位。可以看出,中国人的“谦虚”不同于利奇提出的“谦虚原则”。中国人的“谦虚”主题现在是“尊重人民”。 “自己为王”是中国特定环境中“仪式”的具体体现,即降低自我,提升他人。西方社会人们为了“为自己感到羞耻,试图缩小赞美”而经常遵循的“适度标准”不仅不适合中国社会,而且常常构成对中国人面子的威胁。?两个鲲适度的研究

1.研究谦虚的概念

所谓的谦虚是指谦卑而不是自满(《辞海》,1979)。适度的行为是亲社会行为之一。 Prosocialbehavior指的是符合社会期望并且对其他人有益的所有行为鲲群体或社会。主要包括合作鲲共享鲲帮助器鲲捐赠鲲适度鲲舒适鲲同情等(《心理学大词典》,1989)。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它对人类的生存和社会发展产生了巨大的积极影响。

儿童对适度行为的定义和评价是儿童道德判断和推理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对适度行为的研究越来越受到心理学家的关注。国内外学者研究了谦虚和谦虚的概念。

从本质上讲,谦虚是一种谎言。适度行为的研究源于对谎言的理论研究。说谎(1ying)或言语欺骗(verbaldeception)是发展心理学的早期研究课题。它的实证研究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hartshornemay,1928; piaget,1932)。作为儿童道德发展研究的先驱,皮亚杰(1932年,1977年)研究了儿童撒谎概念的发展及其道德判断。在他对儿童“谎言”概念的研究中,他直接问孩子什么样的表现可以理解为撒谎。儿童的反应呈现出系统化的趋势。幼儿将“谎言”与其他言语行为(如聋人)混为一谈; 6岁左右的孩子说不好(坏)话说谎。意向性不是为这些孩子撒谎的概念的一部分。后来,儿童在定义撒谎概念时排除了不良语言,但仍发现儿童无法考虑意图因素。皮亚杰在他的研究中发现,幼儿对说谎和说出真相的道德判断主要取决于这些词语违反事实的程度以及谎言是否受到惩罚。如果言论与现实相悖或受到惩罚,孩子们通常会将其判断为撒谎。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童年晚期。皮亚杰发现,只有10到11岁的孩子才开始将说话者的意向性作为道德判断的主要因素,并认为故意欺骗更为严重。对这个年龄的儿童说谎的定义开始接近许多成年人的定义。

自皮亚杰研究以来很长一段时间,对谎言的研究并未成为发展心理学研究的焦点。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由于研究人员对儿童社会发展的兴趣,对谎言的研究已经恢复了热情,人们对谎言的发展进行了严谨的研究。 Bussey(1992)发现,学龄前儿童可以在各种情况下正确判断是否撒谎和说实话,并对撒谎进行更负面的评价。 Bussy(1999)进一步发现,学龄前儿童对亲社会和反社会谎言做出了不同的评估。 Peterson(1995)鲲 Siegal和Peterson(1996,1998)关于幼儿如何理解谎言和错误的研究结果表明,在熟悉的情况下,4岁和5岁的孩子以及3岁孩子的一部分可以理解谎言和错误。?中国的一些学者也做过与之相关的研究。傅根跃,陈薇薇(2000)对7~11岁儿童进行了适度的道德评价,发现无谦虚儿童的比例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显着下降,9岁和11岁儿童的比例显着高于7岁。儿童和11岁的孩子有一个适时的概念。《认为人们在做好事时应该得到认可,不一定是适度的。傅根月鲲陈薇薇(2001)对小学儿童适度行为的发展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儿童的适度行为不仅与年龄因素有关,而且还受社会背景因素的影响。 Fu Genyue鲲王灵峰(2005)研究了小学生在集体或个人情境中撒谎或说实话的理解和道德评价。结果表明,集体思想对理解11岁儿童的概念具有重要影响。在集体的情况下,主角的话不那么被判断为撒谎;随着年龄的增长,小学儿童对个人真相的评价越来越消极,对集体谎言的评价越来越积极,他们更加诚实和集体。两个方面说明了评估的原因。 2.适度的跨文化研究

近年来,研究人员开始关注不同文化背景下个体谦虚概念的构建。为了测试东方和西方在谦虚概念方面的差异,Sarahkulkofsky(2006)对本科生进行了一项实验室研究,以衡量欧洲裔美国学生和亚洲学生。认识到适度信念和自我关系的差异。研究结果表明,在西方和东亚文化背景下,谦虚的概念对个体的自我有不同的影响。这种影响甚至可以反映在美国长大但有不同家庭文化的人身上。显然,在东亚文化的背景下,适度的自我与自我批评和自我完善的动机密切相关。西方文化中的谦虚自我似乎与其独立和自我提升的文化规范不一致。

Lecco(K.lee,1997)对加拿大和中国儿童之间的谎言概念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中国儿童对亲社会行为说实话的积极评价低于加拿大儿童,而对虚假的负面评价高于加拿大儿童。在反社会行为情景下,两国儿童在评判说实话和说谎时没有显着差异。 Lecco等。 (2001)对中国大陆的鲲台湾加拿大儿童鲲的适度概念进行了一项研究,发现中国大陆儿童鲲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提高了对亲社会行为的评价。减少了对社会行为场景中真相的评估。加拿大所有年龄段的儿童对亲社会行为的谎言和对亲社会行为的积极评价给予负面评价。傅根月鲲力克和加拿大和中国的其他成年人也对撒谎的概念进行了研究。结果显示,加拿大成年人将亲社会行为定义为谎言;中国成年人对亲社会行为给予了积极的谎言。评估,同时在同样的情况下对事实进行否定评价。这些研究结果表明,两国在理解撒谎概念方面存在文化差异,即中国文化环境倡导“谦虚”或“不留名”的精神。?三个鲲问题和研究前景

国内外学者对谦虚的概念有不同的理解。中国学者对《辞海》的解释更加一致同意,谦虚是谦虚,不自满。但是,国外学者对谦虚的定义存在很多不同意见。朱莉娅德里(juliadriver)认为,“谦虚是低估自我价值。”欧文弗拉纳根说:“温和的人可以准确地看待他们的成就和价值观,但不要过高估计他们。”有学者指出“谦虚就是要充分尊重自己的成就”。他们对什么是谦虚有不同的看法。概念的定义是相关研究的基础,因此明确和综合的谦虚概念将促进后续研究,这已成为适度研究的首要任务。

到目前为止,国外学者对谦虚进行了大量研究,并开发了一些测量谦虚的工具,包括自我报告的问卷和开放式测量。其中,Whitsstone(1992)等适度反应量表(mrs)。大多数公开措施都是基于适度行为和道德判断的出现来衡量谦虚的程度。谦虚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一直受到人民的尊重。然而,中国学者对谦虚的研究更多的是探索古代书籍和文化中的谦虚现象,强调谦虚的价值和意义,而不是关注适度的测量工具的发展。借鉴国外现有的研究成果,可以促使我们更快,更好地完成研究任务。然而,美中不足的是,不同文化背景的产品将偏向于文化背景的特征。这是学术研究的测量工具。同样如此。在此基础上,适度规模的定位或中国特色的适度规模的发展将是该领域的主要方向之一。

适度研究也存在一定程度的样本限制。回顾过去关于谦虚的研究文献,我们可以发现样本选择相对简单,无论是本地化研究还是跨文化研究。国内大多数研究对象都是年龄较小的儿童,很少涉及更广泛的年龄段(如中学生鲲等),这使得研究范围更加狭窄。因此,在未来的谦虚研究中,应该集中精力绘制更广泛的鲲更具代表性的科目,这将有助于形成深度和广度的研究。大多数跨文化研究都是由加拿大人和日本人进行的。中国是最典型的东方国家之一,也是集体主义文化的典型代表。因此,以中文为主题进行跨文化研究是一种很好的尝试,也许可以取得更令人满意的研究成果。这也应该是未来研究的一个主要方面。?在整个研究文献中,对谦虚的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学者们对中外古代和现代的谦虚概念进行了较为细致的探索,并研究了谦虚行为的机制。然而,关于谦虚的影响因素的研究却很少。更值得关注的是,作为个性,谦虚的特征之一,如果它涉及到各种不同的因素(如自尊鲲幸福等),相信会获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上一篇:浅谈“原生态”民歌
下一篇:农村电影研究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