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现代性与后现代性

编辑:宣统部 2019-05-24 09:59

所谓的后现代主义趋势是一种社会和文化趋势,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在西方国家广泛存在。它涉及文学,艺术(包括建筑风格等),语言,历史,哲学和其他社会文化。许多意识形态领域。虽然这种思潮仍处于一个复杂多样的发展状态,但总的来说,后现代主义的目的非常明确,即现代文明发展的基本原理和传统。全方位的批判性反射。因此,后现代主义的兴起可以说是为观察现代性提供了新的视角,既反映了现代性与传统之间的矛盾,又反映了现代性本身的矛盾。福柯在《什么是启蒙》中指出,我们不仅应将现代性解释为前现代与后现代之间的时代,而且应将现代性视为一种态度。通过这种方式,通过分析现代性或批评的态度,可以区分现代性和后现代性。

一般来说,现代性可以被视为现代社会或工业文明的缩写。所谓“捍卫现代性”的态度是建立在现代化对前现代传统的历史超越的基础上的,强调现代性的自主性和充分性是文明发展的目标。具体而言,现代性是指以市场经济和现代民主制度为标志的理性主义,人道主义理想和机器文明的建立,实现“经济繁荣,生活基本保障,生活质量全面提高”。科技同步发展所建立的“集中,组织,专业化,制度化”发展的基本原则。现代性建立在现代启蒙理性与进步的价值基础之上,追求实现“为人类普遍解放提供合理性”的基础和手段,从而体现超越历史与文化差异的精神力量。特别是在现代市场经济和科学技术的物质力量驱动下,现代性已经确立为人类文明发展的普遍意义的独特地位。

论现代性与后现代性

但是,随着现代化在全球范围内的深入发展,现代性在实现重大物质成就的同时也面临着新的矛盾和挑战。例如,全球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生活的商品化造成的贫富差距;科学技术的广泛应用带来的生态风险。这些负面现象的不断扩大使得对“现代性承诺”的质疑,批判和反思逐渐成为所谓后现代主义的主题。

论现代性与后现代性

作为后现代主义的核心范畴,后现代性最显着的特征是与现代性相对立。根据后现代性的概念,未实现的“现代性承诺”和各种“异化”现象的出现,不仅表明现代性发展本身的普遍模式存在问题,而且意味着它是现代性的基础和象征。 “现代理性”遇到了根本性的危机。例如,后现代性的概念认为,现代性的价值观通常具有“基本的,权威的,统一的痴迷”,“以主体性为基础和中心”的特征,以及“坚持抽象的事物观”。 ”。对信誉和诉求的丧失没有任何例外,对这一切的彻底质疑意味着应该采用基于“消极,非中心,不确定,不连续和多元化”的后现代主义。思维方式坚决反对主体 - 客户反对,反对基本主义,本质主义,理性主义和道德理想主义,反对主观主义和人类中心主义等现代思维方式。因此,现代性应该被后现代性驱散或取代。例如,后现代性试图用平民的声音取代知识英雄的“宏大叙事”,以顺应现代文明和文化的发展趋势,并抑制信息和科学技术的扩展。生态文明的生活方式。过度泛滥;使用反讽,游戏和策略来打破理性的约束和限制,等等。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的矛盾分析

后现代性建立在现代文明发展的复杂性基础之上,强调对现代性理论,价值,文化甚至社会生活的所有结构或本质特征的全面和逆向挑战和挑战。因此,在表达方面,后现代性呈现出不确定,开放,复杂和多样化的特征,无论是作为一种思维方式,还是作为“政治或意识形态博弈策略”,还是作为“阅读方法”。或者作为一种生活态度,或作为一种审美情趣等。从这个意义上说,后现代性揭示了一种与现代性完全不同的“文明图景”。文明不再是结构性的,而是扁平的,不再是有序的,同质的,而是复杂的,甚至是混乱的。 。

从内容的角度来看,后现代性大致反映在态度否定(解构)的三种后现代性,建构性(建设性)的后现代性和虚假的后现代性(迪斯尼式)。所谓负面(解构主义)的后现代性,作为后现代主义中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理论趋势,是完全颠覆现代性的基础和构成现代性的所有二元结构(如主要/客体,真/假,本质/现象,事实/价值等)彻底消除。该类型认为,由于没有“绝对真理”,“普遍规律”,“永恒结构”等,这些结构,无论它们看起来多么合理或复杂,实际上都是假的和无效的。因此,自由和真正的解放不是通过现代性来实现的,而是通过现代性的解体来实现的。建构性(建设性)的后现代性是试图在批判和反思现代性的同时重建超越现代性的价值观,并以“没有基础”的后现代性完全取代现代性。换句话说,要摆脱现代性的普遍模式,通过建立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的新关系,才能真正实现目标。所谓的虚假(迪斯尼式)后现代性,主要是在破坏现代性,追求思想和生活自由最大化的过程中,通过各种理性和普遍的力量来控制和压制人类,从而最大限度地释放现代性压制的创造力。简而言之,虽然后现代思想的发展呈现出各种形式,内容和色彩,但总的来说,后现代思想家认为他们的理论或学说“结束”包括现代性。所有的传统都以一种态度和方法面向未来,这种态度和方法寻求“非正式的自我突破性创造力,不追求明确的结果”。

从现代性与后现代性的矛盾看,它不仅描述了时代变迁的一些特征,而且揭示了现代文明发展面临的复杂性和矛盾性。然而,两者之间的矛盾以及它们引起的文化辩论同样存在争议。有人认为后现代思想深刻,震撼,富有危机意识和创新精神。有些人认为这是一个神秘而充满虚无主义的东西。毫无疑问,传统意义上的西方现代性有其固有的局限性。从这个意义上说,后现代性带来的一些挑战可以成为广泛关注的焦点,这本身就说明了它的价值。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看到,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无论是站在消极的立场还是坚持积极的态度,后现代性对现代性的超越不仅处于未完成状态。而后现代性是否有能力实现这种超越,但也面临同样的反思和质疑。一方面,从反历史的角度来看,后现代性只是扭转了现代性的局限,显然被怀疑是过度的。另一方面,一些极端的后现代主义者采用反智力知识。由“主义和反文化”立场引起的形式主义或愤世嫉俗价值观的消极意义无疑是非常明显的。如果我们以谨慎和批判的眼光看待后现代主义,就不难看出后现代性本身的矛盾。这不仅表现在后现代主义思想的矛盾之中,而且现代性与后现代性之间的矛盾所造成的“悖谬推理”也不能被后现代性所消除。一方面,后现代性在现代性的传统中得到培育,作为一种完全相反的力量“渗透到现代性中去解构,消化和吞噬它”;另一方面,后现代性仍然比现代性更现代。一种拒绝任何新传统的激进方法。也就是说,现代性的目的是超越现代性,然后指出文明发展的新方向。而后现代性,如果盲目地采用自下而上的方法,不仅结束了传统,而且还在某种意义上结束了自己。关于现代文明发展的批判性思考

现代性与后现代性之间矛盾的存在和发展绝不是偶然的。它们不仅具体反映了现代文明发展与某一历史阶段之间的实际社会矛盾,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对现代文明发展历史进程的批判性反思。

首先,两者之间的矛盾表明,现代性问题只能在现代化进程中解决。后现代主义对现代文明发展所遇到的矛盾的揭示,特别是现代性的内在矛盾,不仅表现了现代性的“未完成”,也说明了传统现代发展模式的历史局限性。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如果我们不诉诸现代化的“平台”,这些矛盾根本就无法解决。因此,如果后现代性完全放弃现代性,那么它不仅完全放逐自己,而且完全放弃了文明的发展。这不仅有助于解决问题,而且无疑会带来很多困惑。

其次,两者之间的矛盾突出了社会进步与个性发展之间的紧张关系。总的来说,现代化的核心是人的现代化。但在现代性意义上,人类现代化的基本含义是建立在社会的总体发展基础之上的。后现代性所表达的是通过这种发展的普遍性来抑制人格,从而揭示了两者之间相互作用的历史复杂性,从而反映了独特的世俗化,泛人文化和泛艺术价值取向。不可否认的是,现代性确实在某些方面引起了人格发展的“异化”,但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现代文明的总体发展趋势是不断促进社会进步与个体发展的和谐统一。这种统一不是抽象的。超级历史。与前现代传统相比,现代性条件下人格的发展无疑是一次质的飞跃。后现代主义者设想“生活在一个完全由他们自己创造和建构的世界”,这本身正构建一个新的精神乌托邦。因此,文化批判意义上的后现代性处理和价值观与信仰关系的“泛文化”意义是“简化”复杂问题而不是从根本上推进问题。解决。

第三,两者之间的矛盾要求科学与人文的“两种文化”协调发展。后现代性能够产生巨大社会影响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它对以“科学技术为核心”的现代性所造成的“两种文化”失衡发起了强有力的挑战。但总的来说,将科技发展完全融入文化价值观的后现代极端主义也不利于文明的健康发展。事实上,科学与人文“两种文化”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两者的统一将是一个相互开放,多竞争,多元化的“互补”和长期的“自然历史过程”。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已经表明并将表明,片面科学化和单一的人类文化都将违背人类文明发展的基本方向。总之,可以看出,文明现代化进程不仅充满了历史的复杂性,而且还需要不断更新和自我完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应该面对后现代性带来的挑战和问题。然而,与此同时,应该指出的是,通过取消,规避或放弃解决问题的后现代性理论作为主要价值,显然不可能将文明的发展推向积极意义上的新水平。取向。人类无法想象一劳永逸地获得普遍解决方案,也不应采取自我毁灭,被动回避或自由放任的态度。只有解决问题而不是消除问题,才能真正克服人类发展面临的困难,面向未来。



上一篇:论市场经济条件下高校教师的职业化
下一篇:论农业信息化的必要性和发展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