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马克思历史哲学中的时间问题

编辑:宣统部 2019-06-18 19:09

论马克思历史哲学中的时间问题

论马克思历史哲学中的时间问题

时间问题是历史哲学中的一个基本元问题。然而,在马克思的历史哲学中,特别是在他的理论形成时期,马克思对时间的讨论是罕见的。他对时间的讨论主要集中在“资本理论”及其手稿上,主要是讨论剩余劳动时间、所需的劳动时间和自由劳动时间。因此,研究马克思思想形成中的时间问题,对于理解马克思的历史哲学具有重要意义。虽然马克思没有在思想形成时期讨论时间问题,但我们也可以从马克思的历史讨论中看到马克思对时间的理解、。在马克思看来,时间不存在于历史之外,而是存在于历史中,并植根于人类的历史实践。只有从人类活动的实践中,我们才能澄清存在的时间和时间的历史存在。

、历史的非时间起源

在马克思看来,时间不是历史存在的外在规则,而是内在历史。因此,历史的起源没有超越历史的时间。在这样的外部时间里,历史不能被定义和有意义。换句话说,历史的起源是非暂时的。因为从本体论的角度来看,历史并不是指特定事件的描述,而是指人类通过自己的实践活动产生现实的过程。马克思通过人与自然的关系来解释这一过程。

与现代西方哲学不同,马克思的出发点不是思想和存在,而是人与自然的二元对立,而是两者的统一,或者人与自然的原始联系。马克思指出,人与自然存在着自己的存在,没有必要外在证明两者的统一。现代形而上学一直质疑人与自然的创造,或创造人与自然的人。人与自然的创造是人与自然统一的基础。马克思明确指出,如果我们提出自然和人类创造的问题,即人与自然的现实,??那么人与自然就没有统一。所以不要这样想,不要问我这个问题,因为一旦你想到这个问题,就要问这个问题,你抽象出自然和人类的存在,这是毫无意义的。现代西方广场和高等教育体系中仍然存在着所谓的人与自然的创造。人与自然是代际的。只有在代际意义上才能真正澄清人与自然的统一。

在他的“1844年经济学与哲学手稿”、“费尔巴哈纲要”、“德意志意识形态”等着作中,马克思对人与自然的相互形成作了非常清晰的陈述。在马克思看来,人既不是超自然的,也不是纯粹的精神。他存在的基础深深扎根于自然界。从物理的角度来看,人类与自然界中的其他生物一样,只能靠自然提供的产品生存。当然,它不是人体,而是人类的无机物质。自然是人们为了死而不断互动的过程。其次,人类的精神世界实际上是以自然活动为对象形成的。与动物不同,动物与自己的生命活动直接相关。人们把自己的生活活动变成了自己意志和意识的对象,并在自己的生活活动中,创造出一个有意识的活跃世界。在理论领域,植物、动物、石头、空气、光,一方面作为自然科学的对象,另一方面作为艺术的对象,是人类意识的一部分,是人类精神的无机领域。这是一种必须提前处理以获得和消化的精神食物;同样,在实践中,这些东西也是人类生活和人类活动的一部分。因此,人类作为一个整体的存在是自然的一部分。也就是说,人们将整个自然视为自己活动的对象。正是在这个对象活动中,人类的感知丰富性已经部分发展并部分产生。不仅有五种感官,还有所谓的精神情绪、练习情绪(将会爱情等等),总之,人类情感、人类的情感都是由于其对象的存在,由于自然的人性化。五种感官的形成是迄今为止世界历史的产物。人类作为物质、自然、生命、现实、情绪化,只有对象可以产生,这是与自然的关系。

人类每一个独特的本质都有其独特的实现,即其独特的物化模式、客观性、的现实性和生存性。只有物体的独特性才能真正产生人的本质。一方面,当物体的现实成为社会中任何地方人类本质力量的现实,人类本质力量的现实,以及人类自身实力的现实,所有物体都被物化为对象。 。成为确认和实现他的个性的对象,成为他的对象,也就是说,对象变成了他自己。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可以说人们首先存在于客观世界中。正因为如此,人们可以通过对象的活动放弃对象世界的外在性,并使真实的自然发生。

因此,人与自然是相互包容的互相构成的。正是在人类现实的活动中,人与自然才能获得存在的现实。所以马克思说当现实、材料、站在一个坚固的、圆形地球上,呼出并吸入所有自然力量,通过他们自己的外化,他们自己的材料、本质被设置为异议的对象。环境不是主体,它是物体本质力量的主体性,所以这些基本力量的活动也必须是

其次,时间具有历史的内在属性。

如果人类历史的起源是非时间的,那么时间只能存在于历史中,其中包括时间的内在根源。正是由于时间是历史存在的固有因素??,人类活动才能获得时间和规则。这不是意义的无意义重复,而是历史和时间的内在统一。这种团结也植根于人类的实践。

作为对象的人的本质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在对象的活动中产生的。在客体活动中,人们通过物体实现其内在本质并表达它们,从而实现对人类本质的确认。人类和动物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动物活动是由本能驱动的。他们的活动是完全确定和不可改变的,而人类的活动是完全不同的。因为自然只会给人们生存的本能,但人们如何生活,自然不会产生它。因此,人们可以自由决定他们的生活方式。这种自由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人类可以理解和掌握任何物种的自然生存本能,并按照它们生产;第二,在生产过程中,人类总能将自己的内在本质赋予外部世界,因此外部世界具有人的属性。因此,马克思说,正是在客观世界的转变中,人才才能真正证明它们是一种存在。这种生产是一种充满活力的人生。通过这种生产,自然在他的作品和现实中得以体现。因此,劳动的对象是人类生活的客体化:人们不仅在意识中理性地复制自己,而且在、中动态地再现自己,从而在他创造的世界中形象化。人是自由的。正是在这种自由和创造性的活动中,人类才真实地创造了人类生活的世界。但必须指出的是,人性的自我确认也是人类生存的条件,因为物化也是人性的外化,成为人类之外的存在。因此,对象活动本身的直接后果是人的对象性质的丧失,也就是说,对象活动的结果不仅是对人的本质的确认,而且是人类活动的对象。因此,人类的存在是一种悲剧性的命运。人们必须不断超越自己的存在以确认自己的本质,但这种自我确认活动的结果总是作为一个对象存在。换句话说,人类存在只能表现为一种自我超越的连续过程。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说共产主义不是我们既定的条件,也不是适应现实的理想。我们所谈论的共产主义是一种消除当前形势现实的运动。

因此,人性的自我认同不是一个完整的过程,而是一个自我超越的永恒过程。作为一个自然人,他的生命是有限的。如何在有限的生命中实现这个永恒的过程?这不是矛盾吗?在形式上,这确实是一个矛盾。然而,正是由于这种有限的、无限矛盾,人类的活动才是时间敏感的。马克思指出,历史的每个阶段都会遇到一定的物质结果。、一定数量的总生产力、人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从??上一代到下一代、资本和环境的很多生产力。这些生产力资本和环境虽然由新一代改变,但也预先确定了新一代自身的生产条件,使其具有开发和特殊性能。 [3]也就是说,每一代人都必须生活在其祖先创造的世界的前提下,其确认是一个超越自身知识世界的过程。通过这种方式,人类自我确认是人类生活世代相传的过程。因此,它有时间,时间的存在使自我超越历史的永恒过程。时间的过程只是历史的。正是人类生活的局限性使得时间特征的永恒过程得以自我确认,使其成为一个历史过程。因此,历史时代只能是历史的内在和固有的。历史上有一个时间的内在根源。换句话说,人类的历史存在也包含了内在的时间。历史和时间处于相同的本体论逻辑层面。换句话说,历史和时间是相同的。时间植根于人类自我超越的实践,而过程本身就构成了历史。因此,马克思历史哲学中的时间概念具有本体论意义。

三。时间概念的基本内涵

如果时间植根于人类实践并因此存在于人类历史中,那么必须从人类实践中理解时间的基本特征。从人类实践的基本性质出发,时间概念具有以下基本内涵。首先,时间具有本体论的内涵。本体论的概念不仅可以从构成的意义上理解,也可以在本体论的意义上理解。所谓的本构理论指的是本体论的最基本单位,即所有生物都是由它组成的,所有生物都是由它首先产生的,最后归因于它的存在。泰勒斯的水,阿纳基尼的气体和赫拉克利特的火都具有身体的意义。建构意义上的本体论的获得是基于无限减少,探索其最基本的根源,即追溯到世界存在的最小成分。存在主义意义上的本体论是指存在的基础和基础。建构主义的基础解决了现存的问题。存在主义回答了存在(或存在)的问题。作为人类活动的现实,历史是一个不可简化的过程。因此,时间的本体论内涵只能从存在主义的含义来理解。

从存在主义的角度来看,时间不是人类活动的衡量标准,而是衡量人类实践本身的标准。马克思把新需求的出现称为第一个历史事件。所谓的新需求是需要生存本能,不同于动物的需求,满足第一类需求,满足需求的活动,以及为满足产生新需求的需要而获得的工具。 (2)新的需求是生产的历史结果,也是促进生产的固有要求。实现这一新需求构成了现实再生产的过程。因此,复制不仅是简单的再现,而且是工具引起的生产质量的发展。换句话说,人类的历史存在也包含内在时间。时间仅基于人类生产实践及其进步,这是人类历史的基础。因此,人类历史的存在和时间是在本体论的逻辑层面上。时间和生产(实践)基本上是统一的,正是这种统一使人类生产实践成为历史存在。因此,对于历史而言,时间也是本体论,它是历史存在的内在基础。

时间的本体论内涵是实践、时间和历史的内在统一。换句话说,时间既不主观也不客观。因为人与自然、的主观和客观是不可分割的。只有从主客观二元分离的角度出发,才能从时间的客观性中引入时间的主观性,才能从时间的主观性中推导出时间的客观性。然而,在二元对立的框架内,绝对客观性和绝对主体性是等价的。说时间不客观,其意义在于时间对人们实际活动的内在影响。据说时间不是主观的,它的意思是时间是历史的,时间只能出现在人类的历史活动中。因为生产不是人类应该具有的先验假设,而是从动物生存的历史步骤(物理组织的生物内部动力学)到生产的那一刻,在历史中,特别是在现实中,我们已经获得了这个新的人类社会,人类实践史的存在,历史和时间的历史时期的质的调节。



上一篇:快乐的DIY科学探索
下一篇:论公民社会公益精神培育的理论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