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国际人权盟约行使人权的一般标准

编辑:宣统部 2018-12-21 13:27

一般而言,对行使人权的限制寻求个人与个人之间的平衡,以便最大限度地保护所有利益。一方面,对个人人权的限制旨在保护公共安全和公共利益,因为行使个人权利可能会导致侵犯他人权利。另一方面,对个人行使人权的限制旨在防止国家滥用权力和任意干涉个人行使人权,这实际上界定了国家行为的基本范围,因此不能超越人权的极限。

在国际人权文书中,限制通常是出于两个目的立法,通常以两种方式。第一种是以秘密方式,不应包括或用于限制权利的行使。根据“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20条第1款的规定:任何宣传战争的宣传都应受到法律的禁止。这是对个人言论自由权的法律限制。第一个是对权利的明确限制,根据该权利,缔约国可以减损其保护人权以保护国家安全的义务。、公共秩序、公共健康或道德以及他人的权利对享有个人权利施加了某些限制。在本文的第一部分中,公约或声明中列出的大多数术语都是明确的权利限制。通过观察这些术语,很容易发现这些文章的主要目的是个人自由。、自由运动、思想自由、良心自由、宗教和信仰自由。集会和结社自由、这些权利,例如言论自由,通常是通过行为行使的,很容易被滥用。此外,正如第一部分所分析的那样,明确的权利限制条款出乎意料地符合适用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5条的权利范围。

二。国际人权公约的限制性规定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没有采用与“世界人权宣言”相同的立法模式。它仅限制“公约”第5条中的公民权利,禁止滥用权利,并规定国家、群体或个人一般不得滥用权利。它首先确定了限制“公约”第5条权利的最低标准,然后是第一个?这些标准以文章的形式列出; “公约”的具体规定类似于对权利的限制,通常包括:

根据国际人权盟约行使人权的一般标准

“世界人权宣言”的一项重大改进是增加了关于必要性的规定。但是,“公约”的具体条款,例如“公约”第12条第3款,仍然存在细微差别,该条具体提到与“公约”承认的其他权利不相容的问题。与“世界人权宣言”的规定相似的第14条第1款和第21条也提到它们应该是一个民主社会。第18条第3款规定了与公共安全有关的略微不同的目的要素、命令、健康或道德或他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未提及国家安全和公共秩序作为秩序的替代,健康是另一种选择。公共卫生。“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第5条与“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5条相同。第4条和第5条构成整个“公约”保护人权的一般标准。关于具体的权利限制,只有关于组织和加入工会权利的第8条第1款涉及对行使人权的限制。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经济国际公约”、社会、中的人权限制是核心,限制行使人权的一般标准分为以下四个方面:

1.限制的原因:合法性原则

国内一些学者称之为法律保留原则的合法性原则,即对行使人权的限制,是制约人权的基础。除了法律规定的限制外,合法性原则通常只以法律规定的限制形式出现。一般而言,合法性原则具有以下含义:

首先,法律的范围很广,应包括国际法和国内立法机构根据法律程序制定的法律规范。法律规定的法律不仅应包括成文法,还应包括非成文法。其原因在于,书面规范中没有任何条款得出结论认为对普通法价值观施加的限制超出了法律的范围,这违反了“公约”起草者的原始假设。

首先,批准限制的法律必须明确且具体,以确保可预测性。但是,必须指出的是,法律的明确性并不意味着法律内容的绝对确定性,而是要求法律必须公开并为公民广为人知。人权事务委员会认为,应严格解释限制性条款,即限制必须具体明确,否则即使限制适用于其他权利,也不意味着它可以适用于这一权利。

第三,限制行使人权的法律应该是一项良好的法律,即保证法律规定的限制不应违反条约的规则,例如“声明本身”,例如第29条的规定。 ,“国际人权法”第3段。联合国的宗旨和原则不应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五条第1款规定的限制的底线。

2.限制的原因:合法性原则

合法性原则,也称为合理性原则,是指在各种国际人权文件中允许限制行使人权的合理和公正的理由,包括国家安全公共秩序、公共秩序公共秩序、公共卫生、权利和国际人权文书中的不同权利条款根据权利的特征选择了一个或多个原因。但是,根据本文件第一部分所列国际人权文件的理由限制,选择不同条款的原因有时只是略有不同,很难区分这是否是结果起草人的意图或疏忽的话。其根本原因在于不同学者对公共秩序、的道德和一般描述的抽象和模糊概念,更不用说“区域间公约”的规定。当各国按照限制人权的国际标准制定国内标准时,必须澄清和澄清合法性原则的含义。3.限制:禁止滥用权利原则

这一原则有些具体,因为它往往没有直接反映在明确的人权限制中,而是在各种国际人权文书中单独定义,不同的文件使用不同的立法手段来禁止滥用限制性权力。 。例如,“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5条第1款禁止至少滥用权利。有些文件规定,某些权利不得受到限制或减损,禁止滥用权利。

4.执行限制:比例原则

比例原则,也称为比例原则,一般被认为是国际人权文书中民主社会的必要条件。欧洲人权法院(CBD)对此有不同的解释,但这并不意味着国际社会是必要的。性别原则存在差异,但由于比例原则实际上具有多重含义。

第一个含义是所谓的必然性,必要性本身就是主观的。不同的国家根据其国情往往对必要性有不同的理解。在2008年10月2日至3日由Amor先生在日内瓦根据第9条第3款组织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19条和第20条之间的联系专家研讨会上,有人建议不应限制普遍适用,但是限制和必要性的含义应当用作例外和必要的限制,是否会受到问题背景的影响,这种情况因国家和文化而异。实质上,必要性是一种迫切的社会需求。此外,“公约”赋予“公约”国家在这个问题上的一定程度的自由裁量权,不仅对国内立法者,而且对司法机构或其他有权解释或适用现行法律的实体。但自由裁量权不是无限制的。例如,同一权利的限制应该是一致的,不能经常更改。

第二个含义是有目的的,这意味着对行使人权的限制应与要实现的目标成比例或成比例。人权事务委员会认为,限制必须与要实现的具体目的相称。这使我们认识到国家安全受限保护、公共利益、公共秩序公共秩序和其他人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必须比限制个人权利更有价值,或者至少相同,仅用于行使人权限制是有价值和必要的。但事实上,这种说法已经成为一种功利主义。如何衡量不同价值的价值,或两者之间是否存在差异,是在实践中限制标准实施的难题。

第三个含义,即最有害的含义,是当一个国家能够以各种限制性方式实现某一目标时,它应该以最无害的方式行使人权。换句话说,国家可以达到以较小的方式限制人权的目的,而不能选择使用更强烈的手段。在动物保护诉英格兰案中,欧洲人权法院在审查限制言论自由的必要性时指出,这种限制对行使言论自由的影响最小。



上一篇:关于国家与国际刑事法院合作的几个基本问??题
下一篇:工商管理专业新型人才培养模式改革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