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囚犯未成年子女的公共管理伦理问题

编辑:宣统部 2019-01-24 15:18

罪犯的未成年子女往往受到父母或父母的歧视,如教师、同学、社区邻居,甚至罪犯的子女也成长为小罪犯。这些歧视可归类为社会排斥,导致囚犯未成年子女被边缘化,剥夺其权利和社会资源。囚犯的未成年子女成了孤儿,而不是孤儿。在没有法律规定的社会保障和社会救济的情况下,政府和社会应该更加重视和保护他们,从关心和同情的角度分析他们的处境,积极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公共管理主体需要实践道德规范并协调利益冲突。这既是囚犯未成年子女的责任,也是对自己的责任。

1.不是孤儿的孤儿。

囚犯的少年儿童是父母或父母因犯罪而被监禁但尚未满18岁的儿童。根据具体情况,我们可以将囚犯的未成年子女分为三类:一类是其中一名父母被监禁,另一名仍在狱中;第二个是父母一方被监禁而另一方离婚或被迫离婚,导致儿童缺乏监护人,父母双方都被监禁,导致监护人缺乏。后两种情况更严重,因为没有家人和朋友的帮助,没有人会照顾孩子,孩子也会成为孤儿。家庭缺乏经济资源、学校歧视而不是照顾、同伴群体的嘲笑和排斥可能对他们产生负面的身心影响。他们将被拒绝、嘲笑、歧视,并导致逃学、厌倦了学习、被抛弃,并最终在街头乞讨。生活的尴尬加上缺乏适当的指导,使囚犯的未成年子女很容易成为街头流氓,甚至走上非法犯罪的道路。 2001年,美国参议院进行了调查。这项研究表明,为父母服务的孩子长大后成为罪犯的可能性是他们的六倍。如果没有有效的干预措施,其中70%的人将参与刑事司法程序。

2005年,司法部门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专注于囚犯未成年子女的基本问题。根据调查结果,截至2005年底,将近46万名服刑的囚犯有近46万未成年子女,未成年子女总数超过60万。其中,45.9%的囚犯无法保证未成年子女的生活条件。统计数据还显示,监狱中有近6万名未成年儿童不负责监护,但该地区的法律领域几乎是空白,无法帮助这些儿童。囚犯未成年子女的辍学率为82.43,这意味着四名囚犯的五名未成年子女被迫辍学。囚犯的未成年子女已经成为街头流浪儿童,其中2.5%是流浪汉和乞丐。此外,大约1.2%的囚犯违反了法律,因为未成年子女违法。犯罪率远远高于全社会未成年子女的犯罪率。未成年是人生的重要阶段。一个人的小阶段是社会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阶段。同时,其大部分知识、行为、习惯、质量和其他重要阶段的形成对生活影响很大。因此,这个阶段对人们来说非常重要,未成年囚犯的任何孩子的生活经历都可以改变他们的生活。因此,必须注意未成年子女的健康成长,形成正确的理解和行为。对于未成年人来说,社会化过程的主体是家庭、学校和周围社区。社会化过程的主体是父母和其他亲属、教师和同伴。然而,对于囚犯的未成年子女来说,自父母或父母被监禁以来,他们的生活发生了变化,与其他儿童不同,社会化进程变得更加困难。

(1)家庭及其对囚犯未成年子女的影响。当父母或未成年子女的父母一方被监禁时,整个家庭将不再完整,社交主体和地方将消失,孩子将缺乏爱和关怀。与此同时,父母或其中一方的监禁将导致家庭财政资源的减少,生活将比以往更加困难。童年是一个非常漫长的生理周期,很可能导致许多未成年儿童营养不良,肌肉变黄。此外,户籍问题也是许多囚犯未成年子女的严重问题。许多囚犯的未成年子女是非婚生子女,没有户籍。这意味着他们最基本的公民权利得不到保障,更不用说其他权利了。

(2)学校、教师和学生对囚犯未成年子女的影响。如上所述,囚犯未成年子女的辍学率很高。在父母或其中一人服刑后,每五个孩子中就有四个辍学或被迫辍学。许多孩子的家庭收入太少,无法支付学费,但学校未能支持免除学费等政策。更有甚者,有些学校的教师甚至是学生辍学,或者让孩子们坐在教室的角落里,这无疑给孩子们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同学的歧视是对未成年囚犯子女的严重心理打击。他们的嘲笑和欺凌使他们感到恶毒而不是温暖。这导致了未成年子女不愿上学以及缺乏对学校的正确理解。教育和同龄群体被排除在外,使囚犯未成年子女难以融入社会。此外,这一时期儿童的心理承受能力和可接受性相对较弱,心脏较弱,同时,囚犯的未成年子女更为自卑。、自闭症,甚至导致心理抑郁。

必须指出,囚犯的未成年子女需要与其他子女一样的教育和照顾。然而,我们所看到的是,高级教育工作者故意或无意地将这些群体排除在外,将这些儿童称为小罪犯,并对教育事业感到悲伤和羞耻。(3)周围社区对囚犯未成年子女的影响。囚犯对未成年子女的影响不仅在家庭和学校,而且在社区。在父母或其中一人服刑后,邻居们知道他们之间的异化是不可避免的,并且由此产生的关系不再像过去那样接近了。此外,如果这些孩子处于敌对环境中,当他们选择徘徊或乞讨时,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困难和危险的,因此应该保护他们免受伤害。

因此,一般来说,未成年子女面临生存和发展的双重困难,前景不容乐观。为了找到尽快解决这个问题的有效方法,需要从多个方面考虑,例如多代理、多中心、。

论公共管理的伦理内涵

论囚犯未成年子女的公共管理伦理问题

道德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普遍的自然行为准则,也是人与人之间的道德底线。本行为准则不像法律那样具有强制性,更不用说案文的规定了。所谓公共管理伦理,是指公共行政领域的基本伦理维度,公共管理行为的基本伦理规范,公共管理行为和公共事务中体现的社会公共精神。

笔者认为,公共管理伦理的主要制约因素应该是公共杏耀娱乐注册管理者。公共管理伦理要求公共行政人员以人为本,尊重人权,遵守道德要求,履行社会道德,协调权利和义务,满足人类理性和合法性的需要。这对公共管理者提出了很高的要求,除了他们自己的素质必须高,道德水平必须经得起考验。此外,公共管理者应该全面考虑这个问题。他们不仅要考虑自己的利益,还要考虑他人的利益和公共利益,协调这三种利益之间的关系,追求理性与道德的统一。

西方公共管理伦理主要源于慈善传统、宗教传统和人道主义传统。在传统的公共行政阶段,韦伯的理性官僚制和泰勒的科学管理思想是基于理性人的假设以及对道德和人类价值观的忽视。因此,这是一种以效率为导向的工具理性,而不是价值理性。在新的公共行政时期,韦伯的理性官僚主义和泰勒的科学管理思想得到了反思和批判。社会公平和人的价值逐渐成为社会的需要。在20世纪末,新的公共行政上升了。在这个阶段,除追求利益外,还追求利益,即结果有利于社会和公民的利益。新的公共管理阶段需要道德和道德建设,注重人的意义和价值,体现服务精神,承担社会责任。它是一种基于伦理的价值理性。在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中,我们也可以找到公共管理的伦理精神。我们可以把握它的本质,放弃它的糟粕并将其应用于当代社会。我认为这种精神可以追溯到中国古代文化和先秦意识形态。因此,研究百家思想的思想是非常有意义的。孔子曾经说过:道教是政治上的惩罚,人们是在避免和无耻;道教有美德。 “齐力”、“羞耻”和“政治”的表达,反映了道德和伦理对统治阶级治国的重要性。后来,孟子进一步解释了仁慈。他更深入地谈到如何善待人民,帮助人民,能够说服人民并保持统治。例如,在:实施的好方法时,世界由人们共享。选择善行并写好信。所有这些都为统治者提出了很高的道德要求,并在统治社会的过程中为他们树立了道德标准。因此,公共管理伦理在公共行政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一般而言,囚犯的未成年子女生活在困难和尴尬的境地,迫切需要帮助。在我看来,囚犯的未成年子女需要的不仅仅是庇护所食品和衣物,他们需要更多的社会关怀,没有歧视和不公正,他们可以享受与其他孩子相同的权利和社会资源。但是,由于缺乏及时解决问题的法律和社会保障制度,公共管理伦理必须干预拯救囚犯未成年子女,并从道德角度协调各种相互交织的关系。为弥补法律和权力的不足,以平等的客观思想消除青少年囚犯子女的不合理标签,使他们能够被社会边缘化,不被社会道德所拒绝。因此,公共管理伦理必须参与支持囚犯未成年子女的工作。我认为这是一种平衡、互补性和协调性的机制。

目前,减轻罪犯儿童的主要力量是民间社会组织或第三部门。这些非政府组织以儿童村的形式存在,如大连阳光彝族儿童村、陕西回归儿童村、福建闽侯县慈善公园。

非政府组织在拯救囚犯未成年子女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这表明社会力量正逐渐兴起和发展,我国的公共行政也在发展。随着公共管理的发展,公共管理伦理逐渐浮出水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论囚犯未成年子女的公共管理伦理问题

在传统意义上,对囚犯未成年子女的援助主要涉及权力和法律。公共管理伦理的平衡,各种机制的协调,有效地弥补了前两个方面的不足。公共行政有两个主要机构:政府和民间组织。因此,政府和私营组织都需要考虑公共管理道德。为了应对政府及其管理中的这一社会问题,政府不能忽视公共管理伦理的建构。作为公共管理的主体,我国政府不仅要承担社会责任和道德责任,更不仅要依法治国,还要以德治国,加强政府道德建设。我们不应该对这个弱势儿童、街头儿童视而不见。政府惩罚罪犯并将他们送进监狱进行康复和教育。这可以保证社会的公平和正义,但囚犯的未成年子女受到伤害,政府也有责任。因此,政府应该承担这一责任,如果政府拒绝承杏耀娱乐担这一责任,公众就会失去信任。

政府在拯救囚犯未成年子女方面缺乏立场和失职,这证明政府的漠不关心和故意回避已经成为民间社会组织帮助儿童的障碍。例如,大连一龙儿童村自2003年以来一直在寻求政府注册,希望获得私营非企业单位的注册证书,但直到2009年11月6日,注册才真正完成。让孩子们的孩子们有一个合法的家。在过去的六年里,这无疑严重影响了大连儿童村的正常运作。民间社会组织利用名人效应、人际关系、社会捐赠获得营运资金。但是,以这种方式筹集的资金数量有限,影响只能局限于某一地区,使许多非政府组织难以生存,发展空间极为有限。因此,政府应该承担起这一社会责任,并以人民的利益为基础,大力支持这些民间社会组织,帮助他们更好地发展。

作为公共行政的主体,政府应该提高自身素质,建立公共管理的道德模式。政府应提供政策支持,增加财政拨款,及时建立相应的保障制度、救助计划,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保护囚犯未成年子女的基本权利。政府需要做的是照顾那些温暖和关怀的囚犯未成年子女,而不是忽视他们的利益,从而将他们置于社会的边缘。只有加强公共管理伦理建设,政府才能对社会道德负责,社会才能走向和谐稳定。因此,与社会保障制度一样,公共行政伦理也可以成为社会的稳定器和救济阀门。它可以缓解社会冲突,促进公平和正义,使囚犯能够和平地生活和工作。他们的孩子也可以健康成长。这对于政府、社会和未成年子女的囚犯来说非常重要。为了实现最大利益,我们应该从人的角度考虑人们的情感需求和价值需求。



上一篇:论生态文明的实践伦理
下一篇:杏耀平台:文化并购与重组市场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