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合同法分析-以立法机会选择为视角

编辑:宣统部 2018-12-26 10:40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试图打破计划经济体制下的行政就业体制,改革劳动合同制度。最后,1995年“劳动法”正式建立这一制度,对推动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随着中国社会转型进程的加快,劳动法十多年来一直未能有效地规范劳动力市场。因此,“劳动合同法”的起草工作始于2005年底。在立法过程中,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等有关部门积极参与立法,开展了各种形式的立法调查。 。全国工会联合会也发挥了积极作用。这项法律的制定在社会影响范围内是前所未有的。但是,在法律实施前后,它引起了许多学者对企业战略行为的批评和批评,导致劳动关系进一步恶化和就业困难。处于更加尴尬和不利的境地。自2007年10月以来,一家公司已经开始安排超过7,000名已经工作超过8年的老员工辞职,以便重新招募新员工。 “劳动合同法”实施后,短期劳务合同和劳务派遣形式继续蓬勃发展。它完全偏离了禁欲的目的。

劳动合同法分析-以立法机会选择为视角

第二,立法决策理论。

一个良好的立法机会是在最恰当的时间立法,最恰当的立法时间是什么,如何选择最合适的立法机会,以及应该考虑哪些因素来选择正确的立法机会。在立法机会的前提下,必须明确立法的内涵和外延。立法是社会关系的调整和社会利益的分配。时间是指具有及时性的客观条件。因此,立法的时机是指及时有利于立法的客观条件。这里的客观条件包括立法的必要性和立法的可能性。

(1)立法的需要,即社会的客观需要,是形成立法动机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只有当社会的客观需要和立法者的利益趋于一致时,立法主体才能产生立法的主观要求。法律是调整社会关系的规范。其目的是调节行为和解决社会问题。然而,社会问题是复杂和多变的。并非所有社会关系都需要法律调整,法律是强制性规范。这是调整社会关系的最后障碍。只有当一种社会关系与另一种社会关系相容时,才需要调整法律。法律的作用是调整社会关系,但其功能不是被动调整。它还可以积极塑造社会。特别是对于中国的改革开放,社会关系在转型期迅速变化。法律的形成非常重要。从这个角度来看,不仅出现了新的问题,而且还出现了立法需求。中国已进入后立法时代,立法工作的重点已从强调法律的制定转向修改和废除现行法律、。(2)立法的需要可能是影响立法时间的重要因素,但这不是唯一的因素。由于法律是调整社会关系的一种规范,依靠法律来规范社会关系是不够的。法律本身不足以在规范社会关系方面取得良好成果。立法者的立法能力、立法技巧和立法者对新问题的理解是不够的。领导问题的认知能力和相关支持系统的建立将影响立法机会的时机。首先,从立法者的立法能力来看,立法者是掌握立法机会的主体。一般来说,立法者具有较高的素质,可以科学地预测立法的需要和可能性,并合理地掌握立法的时机。但我们必须承认,人们的认知能力总是有限的,在知识有限的情况下,立法者也不例外。因此,提高立法者的素质和水平,使立法工作实现卓越和普遍化是一个重要因素。二,执法、司法能力。法律运作是一个具有立法能力的系统工程,并不意味着立法时机成熟。法律颁布后,司法机构只有通过执法才能实现其最终目标。执法和司法使法律成为一个活生生的法律现实,从而发挥立法的社会功能。因此,在立法中,立法者除了考虑立法的道德能力外,还必须考虑执法和司法能力,以支持法律的运作。再次,遵守法律的能力。法律的最终目的地是人民的服从,公众作为守法主体是立法者在立法过程中必须考虑的因素之一。因此,立法必须吸收公共理性的概念(如自由、平等、理性等),因为公共理性原则更为普遍,而在法律价值下,守法者是否能够自觉遵守法律是衡量法律的优点和缺点的重要因素。



上一篇:高职院校酒店管理专业学生职业素质的培养
下一篇:分析战后世界秩序的原因